辽宁养老服务网
搜索
查看: 36|回复: 0

新年喜雨 [复制链接]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21-2-26 04:54:32 |显示全部楼层
新年喜雨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   2021-02-23 08:31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文|廖华歌

来源:花洲文学

辛丑牛年正月初二,傍晚下起了小雨。我忽然想到外面走走,就撑了伞独自在街头晃悠。

此时的雨,比小雨大,比中雨小,地上已有很小的溪流在欢快汇集,没多久鞋袜就湿透了,凉凉的、软软的、滑滑的,有一种被早春雨水托起的清爽和喜悦。

这是一场喜雨!

是上天送给人们最好最贵重的新年礼物。

没有风,世界在安排好的秩序中迎迓雨的到来,雨中被润泽的万物各就各位,酣畅的渴饮声此起彼伏,新年因这场喜雨而更加喜庆与欢欣。

下雨了,诗人说一个人听雨会听到去年的雨。去年的此夜有雨吗?我没有听到去年的雨,却分明看见雨幕里直漫向天际的绚丽之花,芳菲弥散中,喧述着生命是一种更大的认真和诚实……

时光更迭,我依然与雨有一种无言的默契,许多时候我会像今夜一样,把自己交给雨,任它一些些打湿和涤洗。

整个街道上除了偶有车辆经过,竟不见一个夜行者,更没有像我这样的雨夜漫步人。偌大一个城市,空旷得仿佛只剩下孤孤单单的我。

一种凄寂感使我突然倍觉伤怜,我不喜欢这种华美的空寂,我想面对你,面对他,面对人类,历经世事和时间的熬炼,哪怕是幽暗或明亮……

庆年的大红灯笼在雨中朦胧而神秘地红着,温情的光芒强调着春天正在到来。抚摸着低矮树枝上悬挂的红灯笼,如抚摸到新年红亮的祝福,真就有五福齐来祥瑞吉顺之感……

大门紧闭的“天瑞图片社”,往日的热闹不见了,唯左边玻璃窗内那朵鲜艳美丽的月季花,在雨声中寂寥无语地恣肆盛放。你好!我轻轻向它打招呼,伸出的指尖未能触到花瓣却被冷硬的玻璃阻挡。我笑了,想起王小波曾说,人无端发笑只有两种,百无聊赖和痛苦难当。我的笑此二种都不属于,只为自己的傻笨和愚蠢。

高冷的月季花没有理会我,也许它此刻正在杨万里的诗句里散步。

雨让它的红很奇异暧昧,在我目视不及的深处,不知它正和谁一起手挽手幸福地行走。

雨天的时间也很孤独吗?或者它只是冷峻无语。

我确信,只有在春雨中,大地上所有植物才能焕发并彰显出生命的生机。

驻足在“品茗茶行”,我很想进去喝杯热茶,更喜欢跟那位清丽优雅的茶行老板随意闲聊,但从上锁的门缝看去,里面黑乎乎的,这个时候她肯定不在这里。她来自很远的异乡,却因茶而爱上了我所居住的这个城市。二十多年了,她的茶汤温暖滋养着一座城及天南地北熟识或陌生的人们,大家的友爱真情也将她的日子给暖着,最终她把家安在这儿,真正成了这里的一员。

我喜欢听她谈茶事,喜欢她讲茶客们的那些趣闻,但她给我说得更多的却是她自己……她说,那些引起不适甚至椎心泣血的人和事儿,如果还没学会妥善处理,那就果断转身,告别过去,万不可揪住恩怨抵死不休,耗尽自己的一生。她说,走出来,天宽地阔,人生才有新的意义。她说,要致敬自己,给自己力量,我们别无选择,只有坚强!

她很喜欢一首诗,特请本市一位书法家写后挂在墙上:枯蓬乱舞立寒塘/绿陨红消一片黄/褪去繁花风骨在/秋冬入梦待春光。

路灯照出茶行左边的门联:片片新叶步步高。右边的却遍找不见,是压根就没贴?这亦像她的性格,还是贴了被风吹掉?地上片纸不见了无痕迹。

我放下雨伞,用淋湿的手机拍下这半边对联,立时便觉清气盈胸,心境澄明虚静。

雨仍在不紧不慢地下着。

“备考书店”的门联,在雨中被高挂的红灯笼映照得格外红亮:走鸿运万事如意,发大财心想事成。

现实生活中,人人事事都能如门联所愿的那样美好吗?但努力和不努力却是大不一样的。

这家书店我来过,几年前曾为熟人的女儿购买报考教师的复习资料。店老板很和气,热情为我推荐数本往年考试题解汇编,我毫不犹豫买了一大包,可惜那孩子至今还在复习备考中。

我此后再也没有进过这家书店,每每从门前经过,总会想起每次都因差几分而落选的那女孩,心就难受得疼不可支,好像她考不上与我大有关联,简直就是我的错。前年她好不容易笔试过了,但和她报考同一个学校的那位考生,总分却高出她很多,这学校又只有一个教师职位……我对她这几年一直坚持不懈复习考试充满敬意,要知道,这需要一颗多么强大的心,多么坚韧不拔的意志,心理上要经受多么旷日持久的煎熬,此绝非一般人所可承受,换作是我,恐怕早已放弃,忙着去做别的事情了。她能够坚持到现在,的确非常了不起!但感动的同时,也很为她遗憾和叹息,毕竟一个女孩子,好像不该这样年复一年,去忍受太多的心灵折磨……

艳红的门联在流动的雨线里舞动,但愿那红红的光芒照亮她日后前程。

该不会是雨声让自己的听力出现了幻觉吧?我循声走去,在不远处的“步云擦鞋店”旁,果见两个喝多了酒的女子,拥在一起时哭时笑,紫色大伞下飘出她们高腔却又听不清的话语。

在伞的遮掩下我慢慢向她们靠近,听了好一会儿才约略明白,她们在互诉婚姻的不幸。一个说,还是高尔基讲得好,幸福的家庭都一样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虽说各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可她家这本经念得更难更不容易……另一个说,王蒙将婚姻分为四个层级:可意、可过、可忍、不可忍。她和他早已没有感情,只剩下维系,为了孩子,再不能忍也得忍下去……

虽然她们把托尔斯泰说成高尔基,把张中行说成王蒙,但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好笑,更不想去纠正她们,内容才是最重要的,能够说出这些已经相当不错,我顿时对她们刮目相看,心里满是同情。

倒是这家擦鞋店的门联让我忍俊不禁:生意兴隆通四海,财源广进达三江。一个小小的擦鞋店,竟有如此的大财可发,能不开心吗?与之相邻的“三色鸽面包房”的门联倒很贴,也颇有气势:鸽送吉祥三十载播种甜蜜事业,牛迎福瑞五千年孕育灿烂文化。

我反复品读着,幻想与某种事物的美丽邂逅。

夜已很深了,踏着地上细细小小的水流正往回走,猛然,一朵明黄的伞下有人喊我,竟是一位记者朋友。他说因要撰写新年文章,特来实地观看感受,“在场”与“不在场”,那差别可是太大了。

我们站在雨里说文学和新闻,说今年的央视春晚,说惊艳火爆再现大唐之美的《唐宫夜宴》,说南阳汉画中的牛,说新的一年如何做一个温暖而有力量的人,说……共同赞叹那篇《没有了父母 我就是故乡客人》的散文,写得如何乡愁满满真切感人。

后来,我们不再说话,目光不约而同望向对面的“公安局便民服务站”,那里灯光明亮,忠于职守的干警们正在值班室说着什么。默默地,我们向他们行深深的注目礼,正是因了他们的日夜守护,这座城市才有了温馨、祥和、静美与安宁。

雨仍在下着,这是贵如油的春来喜雨,雨后的大地,绿意氤氲,千红万紫徐徐展开……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手机版|辽宁养老服务网 ( 辽ICP备17016859号 )  

GMT+8, 2021-4-22 04:34 , Processed in 1.151840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